云中书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沙俄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来得快去得也快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来得快去得也快(1 / 2)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一点儿都不想回圣彼得堡,你以为他为什么在这个当口出来?

那就是为了躲这个事儿!

如果他在圣彼得堡,那亚历山大二世肯定要问计于他,那他该怎么做?

告诉亚历山大二世放手去做?

那肯定不行,因为这事儿万一是个坑,那不是毁了他一辈子睿智的大好形象?

告诉亚历山大二世不能干?

万一事后乌瓦罗夫伯爵真的挂了呢?

更何况他那一帮改革派的小弟还在虎视眈眈,所以这事儿他怎么做都是错的。

既然不能做那就只能躲了!

找了个机会他就躲到喀琅施塔得来了,当然喀琅施塔得离圣彼得堡还是太近了,如果亚历山大二世一定要找他还是能找得到的。

所以抵达喀琅施塔得后他立刻做了第二手安排,坐船出海!

是的,美其名曰检视波罗的海舰队刚刚服役的新式蒸汽动力军舰水星号。

这条水星号并不大,武备也只能说属于武装渔船级别的水平。但确确实实是克里米亚战争之后俄罗斯海军服役的第一艘新式舰艇。他的主要使命就是实验蒸汽动力的可靠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条带有科研性质的试验船。

自然地排水量也就不太大,也就是几百吨的规模。乘坐体验自然谈不上有多好,不过罗斯托夫采夫伯爵高兴啊!

因为出海和在陆上是完全不一样的,在陆地上只要亚历山大二世的狗腿子们愿意找,那就一定能找到他。

可是出海就不一样了,这年头又没有无线电,根本不可能一道手令就让他回圣彼得堡。

更何况水星号还是一条蒸汽船,比传统的风帆舰船速度倒是没快多少,但是不依赖风啊!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只要船上的煤炭还够用,它就能一直行驶,累死风帆船也追不上啊!

自然地当亚历山大二世的内侍风驰电掣一般赶到喀琅施塔得的时候,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船影儿都看不到了,有心派船出去追吧,又没有合适的。

于是乎他们只能垂头丧气地赶回圣彼得堡向亚历山大二世复命说明情况。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检视水星号亚历山大二世自然是知情的,只不过这事儿优先级并不是那么高,毕竟这就是艘小破艇而已,犯不上堂堂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去重视。

按照亚历山大二世的想法最多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也就是视察结束的时候去瞟一眼。

可谁能想到这位伯爵竟然这么认真,居然乘船出海了,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他都不知道该夸奖还是该苦恼了。

“出海之前伯爵阁下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吗?”亚历山大二世焦躁地问道。

内侍苦笑着摇摇头道:“没有,据说伯爵阁下希望全面检视水星号的情况……”

亚历山大二世皱了皱眉头,在他的印象中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并不是一个对新事物特别感兴趣以及有好感的人。

他和大部分保守派大佬一样属于比较念旧的那种人,本能地排斥蒸汽船舶之类的新科技。

现在他一反常态对水星号如此上心你要说没有说法那可能吗?

亚历山大二世用屁股也能想出真实的原因是什么,肯定是准备去抓小辫子的。但凡水星号有一丁点表现不好,罗斯托夫采夫伯爵都会大张旗鼓地拿其说是,用水星号攻讦改革派。

这种招数都是保守派玩烂了的,之前有线电报刚刚试运行的时候因为一些小问题而出了纰漏,不也是让一大波保守派分子激动高超了吗?

对此亚历山大二世并不想说什么,毕竟他的屁股也是坐在保守派这边的。哪怕有线电报和水星号再好,他也不能多说一个好字。

唯一让他有点微词的就是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竟然也不能避免这种俗套。像你这么超脱的人不应该只关心这点鸡毛蒜皮的破事儿啊!你看看你这边一通操作猛如虎,结果反而耽误了正事儿!

不过他还没办法批评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毕竟谁都没有想到多尔戈鲁基公爵会这么给力,这么快就探查清楚了所谓真相。按照常理每个三五天第三部肯定不会有结果,所以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借水星号拿捏一下改革派也是合情合理。

亚历山大二世没由来的有些烦躁,打发走了内侍他信步走到了窗前,看着眼前的涅瓦河大街他思绪万千。

曾经他的父亲站在这里平定了十二月党人的叛乱,曾经他的祖母站在这里傲视整个欧洲。

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他这里,站在同样的景象面前他压根就提不起一点儿激情,有的只是一地鸡毛和鸡零狗碎的烦恼。

偌大一个帝国,他这个沙皇好像金口玉言一言九鼎,但谁能知道他的政令走出冬宫走出圣彼得堡都困难呢?

改革派和保守派都快打出狗脑子了,什么问题都要拿出来不断地讨论,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要吵一通,看到这帮人的时候就感觉进了苍蝇窝——嗡嗡嗡!嗡嗡嗡!

烦都能烦死你!

亚历山大二世一点儿都不喜欢这种状况,但他又完全无力改变这种状况,每当一个人坐下来静一静的时候他都会思考一个问题:我真的适合当沙皇吗?

这个问

最新小说: 我在欧洲搞军工 大唐:本王的封地大了亿点怎么了 大秦:我截胡玉漱,易小川破防了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 父皇!儿臣摸鱼成性求放过! 重铸三国:逆风局才有意思 谍战:我真的是王牌特工 十国江山风月 大明海贼 三国:投奔刘备,反手截胡糜夫人